主页简介概述

概述

什么是千年生态系统评估(MA)?

“千年评估”的主要评估结果是什么?

“千年评估”的评估结果有何新意?

“千年评估”是否确定出我们在知识方面尚存在哪些大的差距?

哪些方面的不确定性太大,以致于无法为决策者提供有用的信息?

“千年评估”希望造成什么影响?

“千年评估”是如何开始的?

“千年评估”是何时开始的?进行了多长时间?

“千年评估”是如何进行管理的?

“千年评估”的工作是怎样完成的?

有哪些机构参与了“千年评估”分布式秘书处的工作?

“千年评估”项目耗资多少,是由谁出资的?

“千年评估”有哪些产出?

“千年评估”有哪些创新点?

亚全球层级评估是在哪些地方进行的?是怎样选出的?

“千年评估”是否进行了新的研究?

下一步会怎样?“千年评估”会重复进行吗?

“千年评估”与全球环境展望(GEO)评估项目、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评估项目以及全球国际水域评估(GIWA)等其它国际评估项目之间有何关联?

什么是千年生态系统评估(MA)?

千年生态系统评估(简称MA)是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于2000年呼吁,2001年正式启动的。该项目的目标是评估生态系统变化对人类福祉所造成的后果,为必需采取行动来改善生态系统的保护和可持续性利用从而促进人类福祉,奠定科学基础。全世界1,360多名专家参与了“千年评估”的工作。评估结果包含在5本技术报告和6个综合报告中,对全世界生态系统及其提供的服务功能(例如洁净水、食物、林产品、洪水控制和自然资源)的状况与趋势进行了最新的科学评估,并提出了恢复、保护或改善生态系统可持续利用状况的各种对策。

“千年评估”的主要评估结果是什么?

  1. 在过去50年中,人类改变生态系统的速度和广度,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可比时期,主要是为了满足人们对食物、淡水、木材、纤维和燃料日益快速增长的需求。这已导致地球生物多样性出现了显著且绝大部分是不可逆转的的丧失。
  2. 人类对生态系统造成的改变,使得人类福祉和经济发展得到了实质性的进展,但是这些进展的代价是不断升级的诸多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退化,非线性变化风险的增加,和某些人群贫困程度的加剧。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应对,将极大地减少人类子孙后代从生态系统所获得的惠益。
  3. 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退化在本世纪上半叶可能会严重恶化,并且将阻碍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
  4. 在“千年评估”设定的部分情景中,在扭转生态系统退化局面的同时,又要满足人类不断增长的对生态系统服务需求的这一挑战,可以得到部分应对,但这需要我们在政策、机制和实施方式方面进行重大转变,而现在这些工作都尚未得到开展。现在,我们有很多对策方案可以通过减少不利的得失不均衡的状况,或通过与其它生态系统服务之间形成有利的协同作用,来保护或改善某些特定的生态系统服务。

“千年评估”的根本结论是,受人类活动的影响,地球的自然资本正在损耗,并对环境形成很大的压力,我们对地球生态系统滋养我们子孙后代的能力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了。同时,本次评估显示,只要采取适当的行动,在未来50年中我们是有可能逆转很多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退化状况,但这要求我们对政策及其实施方式进行重大的转变,而目前这项工作尚未得到开展。

“千年评估”的评估结果有何新意?

和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一样,“千年评估”也评价了当前的知识、科学文献以及数据。因此,在最基本的层次上,此类性质的评估通常只是综合此前已有的信息,而不提出新的研究结果。不过,“千年评估”在三个方面的确做出了重要贡献。

  • 第一,本次评估的结果是众多社会和自然科学家的共识,是在这一领域评估知识所召集的最大群体。能够获得如此多的科学家的广泛共识,对于决策工作是一项重要贡献。“千年评估”确定出在哪些研究结果方面存在广泛共识,但也指出哪些方面信息不足以达成确实结论的。
  • 第二,本次评估的焦点是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与人类福祉和发展需求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是独一无二的。通过以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框架来评估环境状况,可以更容易地确定出生态系统的变化是如何影响人类福祉的,并且这种信息提供的形式更容易使决策者与其它社会经济信息同时进行权衡。
  • 第三,“千年评估”发现了很多“新出现”的研究结果,这些结论只有在大量的现有信息被放在一起考察之后才能得出。这些情况中有以下4种比较突出:
    • 资产平衡表。 尽管以前曾经评估过单独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但这次是有史以来首次对整个地球自然资产状况进行全面审计,在考察了共24项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之后发现,其中60%正在退化。
    • 非线性变化。 非线性(加速或突发性)变化此前在若干单独的生态系统研究中也有发现。“千年评估”认为,生态系统变化正在增加生态系统中非线性变化的可能性,这是人类有史以来首次得出这一结论的评估项目,并且它也是首次指出这一结论对于人类福祉造成的严重后果的评估项目。此类变化的实例包括新疾病的暴发、水质突然改变、沿海水域造成“死亡区”、渔场崩溃以及区域气候改变等。
    • 干旱区。 由于本次评估重点是评估生态系统与人类福祉之间的关系,因此得出了有所不同的一系列优先领域。尽管“千年评估”确认热带雨林和珊瑚礁存在严重问题,但从生态环境与人类关系的角度看,最严峻的挑战还是来自于干旱区生态系统。这类生态系统尤其脆弱,同时也是人口增长最迅速、生物生产力最低、人口贫困率最高的地区。
    • 养分富集。 “千年评估”确认,决策者已经在着手应对导致生态系统变化的重大驱动力,如气候变化和栖息地丧失等。但是“千年评估”发现,生态系统养分过度富集是当今生态系统变化的一个主要驱动力,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生态系统将在今后几十年中出现严重恶化。目前,养分过度富集的问题尽管得到了较好的研究,但在很多国家或在整个国际层次上仍然还没有得到政策上的足够重视。

“千年评估”是否确定出我们在知识方面尚存在哪些大的差距?

是的,有很多。例如在地方和国家层次上,关于很多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信息相对有限,而关于非市场化服务功能的经济价值的信息就更少。不仅如此,消耗这些服务功能的成本在国家经济核算当中极少有纪录。关于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和土地利用的程度与趋势方面的全球数据也极其缺乏。用于预测未来环境和经济状况的模型,在整合包括生态系统非线性变化在内的生态“反馈”,以及在整合包括通过适应性管理生态系统而可能发生的学习行动在内的人类行为反馈这两方面的能力仍然十分有限。

哪些方面的不确定性太大,以致于无法为决策者提供有用的信息?

评估工作在确定哪些领域在科学上仍然存在不确定性方面,发挥着有效的作用。不确定性既可以用来论证支持“保持观望”的应对方式,也同样可以很好地用于论证支持预防在先的应对方式。在“千年评估”的评估结果当中,全球结果的确定性总体而言是相对比较高的。涉及到全球尺度的生态系统变化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最大的不确定性,也许是对有关干旱区土地退化程度的了解。即便如此,运用相对保守的方式估算干旱区的土地退化(10-20%已经退化)状况,所涉及到的面积和人口数量也仍然是相当庞大的。不过,不确定性是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局地和国家尺度上。例如,在局地尺度上,对于以其他方式利用生态系统的全部经济成本和效益方面的信息通常缺乏,无法让决策层充分地了解这些相关的信息。在本次评估中,我们指出了获取这类信息所具有的价值以及获取这类信息的途径(并且在“千年评估”的亚全球评估中,提供了一个范例,通过建立一种机制来开展更具体的局地和国家尺度的评估。)

“千年评估”希望造成什么影响?

“千年评估”的总体目标是促进改善与生态系统管理和人类福祉有关的决策,并且建立人类开展此类科学评估的能力。“千年评估”的最终影响将取决于包括全球层次(例如国际公约)和亚全球层次在内的决策者对项目评估结果的利用程度。通过参与“千年评估”,全球范围已经建立起重要的评估能力。我们也预期,“千年评估”的评估概念框架、评估途径和方法将在参与项目进程的机构所实施的现有动议和计划中得到广泛采纳。

“千年评估”是如何开始的?

千年评估的历史过程

“千年评估”是何时开始的?进行了多长时间?

“千年评估”的核心进程进行了四年,从2001年开始,到2005年结束。第一次技术设计研讨会于2001年4月在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RIVM)举行,标志着本项目的正式开始。它是于2001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这天,由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宣布正式启动的。“千年评估”第一年的工作,主要是设计全球与亚全球尺度评估的方法论。核心工作,包括由项目评估工作组起草各项技术报告,则主要是在第二和第三年中进行的。此后在2004年,有多位专家和各国政府对各个报告的草稿进行了两轮审核。评估结果于2005年3月23日正式批准通过。“千年评估”的某些亚全球评估是在2002年以后启动的,将于2006年或此后完成。

“千年评估”是如何进行管理的?

千年生态系统评估项目由“千年评估”重要“用户”的代表组建了评估理事会,成员为来自《生物多样性公约》、《防治荒漠化公约》、《湿地公约》和联合国《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各国政府、联合国机构、民间社团(包括原住民)以及私营部门的代表。代表各机构的理事会成员由这些机构选派。此外,有10名“扩大”理事会成员由指导委员会选出,在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又有10名理事由理事会选出。其他理事也是由理事会选出,以确保理事会成员在地理分布和所属行业保持合理的比例。

“千年评估”的工作是怎样完成的?

“千年评估”项目是由一个由国际知名科学家和专家组成的网络,并参照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工作模式来进行的。来自95个国家的1,300多名作者被分为4个工作组来开展评估工作。其中前3个工作组(即状况与趋势工作组、情景工作组和政策响应工作组 )进行的是“千年评估”全球尺度的评估部分。第4 个工作组(亚全球评估工作组)负责“千年评估”的所有亚全球尺度的评估工作。工作组中既有自然科学家,也有社会科学家,很多人都是各自领域的学术带头人。另外也考虑到在参与“千年评估”的专家中确保足够的地区和性别平衡。评估委员会由各工作组组长和另外几位科学专家组成,负责监督评估工作的技术实施过程。每个工作组有一个技术支持单位协助,帮助协调参加工作的科学家与专家网络。技术支持单位与项目主任办公室组成一个分布式网络秘书处,由为“千年评估”管理后勤、行政和技术支持的众多执行机构共同组成。

“千年评估”的四本技术报告经过了两轮专家和各国政府的审核。共有全球44国政府和9家相关科学组织,超过600多位独立审核专家提供了大约18,000项意见。审核过程由一个独立编审委员会进行监督,该委员会由章节编审组成,确保所有审核意见都得到足够的处置并且反馈给“千年评估”的作者。

有哪些机构参与了“千年评估”分布式秘书处的工作?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负责为“千年评估”的总体协调工作,具体工作是对一半以上的项目主要资金进行管理,以及聘任项目主任。“千年评估”项目主任办公室和亚全球工作组的技术支持单位均设在马来西亚的世界渔业中心。状况与趋势工作组的技术支持单位设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世界自然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情景工作组的技术支持单位则设在国际科学委员会(ICSU)的环境问题科学委员会(SCOPE)(情景工作组是“千年评估”与环境问题科学委员会(SCOPE共同开展的) 。政策响应工作组的技术支持单位设在位于印度德里的经济发展研究所。世界资源研究所同子午线研究所一道,负责为“千年评估”的宣传推广与发动参与工作提供技术支持,并协调具体的出版事务。

“千年评估”项目耗资多少,是由谁出资的?

“千年评估”的总体预算大约为2400万美元。其中大约700万美元是通过实物捐赠提供的,用于项目的亚全球评估。主要的出资方包括:全球环境基金(GEF)、联合国基金会、大卫和露希尔·帕卡德基金会以及世界银行。另外,国际农业发展研究协商小组(CGIAR)、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FAO)、挪威政府、洛克菲勒基金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环境规划署(UNEP)以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也提供了资金支持。项目最初规划阶段的资金来自阿维纳集团(Avina Group)、大卫和露希尔·帕卡德基金会、挪威政府、瑞典国际开发署(SIDA)、首脑基金会(Summit Foundation)、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环境规划署(UNEP)、华里斯全球基金(Wallace Global Fund)以及世界银行。此外,象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和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等团体也通过实物捐赠的方式提供了大量的数据、时间及专业经验。

“千年评估”有哪些产出?

报告概述

“千年评估”有哪些创新点?

“千年评估”被设计为一个跨部门的综合评估项目,涉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同时,它也是一个多尺度的评估,包括在全球、亚全球、区域、国家、流域以及局地尺度等多重空间尺度上进行的各种评估;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千年评估”强调在“科学知识”以外包容不同的知识体系。为了探讨这一课题,“千年评估”于2004年3月在埃及亚历山大市组织了“衔接尺度与认识论”国际研讨会。

“千年评估”同时拥有一个全新的管理构架,它不仅有科学家与专家的代表,也有联合国各项公约、民间团体和原住民的代表组成。“千年评估”理事会、评估委员会和各工作组由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共同担任主席。

亚全球层级评估是在哪些地方进行的?是怎样选出的?

亚全球评估

“千年评估”是否进行了新的研究?

“千年评估”没有进行新的研究,但它是人类第一个针对生态系统变化对人类福祉影响的评估项目。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 的评估项目一样,“千年评估”也主要是综合了现有研究的结果,针对当前面临的政策问题提供参考。“千年评估”综合了来自科学文献、数据集和科学模型方面的信息,并包括了私营部门、从业者、地方社区和原住民所持有的知识。不过在亚全球评估当中,尤其是那些局地方层次的评估中,数据和文献的缺乏确实迫使一些评估工作进行某些新的研究和数据采集工作。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评估结果对于确定信息的不足之处以及未来的优先研究领域都是有益的。

下一步会怎样?“千年评估”会重复进行吗?

现在已有各种行动计划来延续“千年评估”所产生的推动力。这些计划包括:加强宣传与沟通,确保“千年评估”的评估结果和讯息能到达尽可能广大的受众群;编写一个专门表述“千年评估”方法论的报告;开展有关“千年评估”生态系统综合评估方法的培训和能力建设;继续协调目前仍在进行的亚全球评估项目。在“千年评估”的影响尚未得到全面评价之前,就决定今后是否应该重复开展这样的项目,目前还为时过早。

“千年评估”与全球环境展望(GEO)评估项目、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评估项目以及全球国际水域评估(GIWA)等其它国际评估项目之间有何关联?

“千年评估”与全球环境展望(GEO)评估项目都是同联合国系统相关的环境评估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千年评估”的作用类似于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 – 它是为了满足某个特定的用户群(与生态系统相关的各个国际公约)的需求而建立的,针对某些具体的环境问题,旨在为这一用户群提供一个“最为科学”的总结。所不同的是,全球环境展望(GEO)评估项目是每两年针对环境各个方面的问题向一个广泛的用户群进行汇报。正如全球环境展望可以参考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就气候问题所做的“最为科学”的评估报告的内容,预计它也能够利用“千年评估”的评估结果来完善它所报告的、与生态系统相关问题的信息。同样,全球国际水域评估(GIWA)包括有对海洋以及跨界淡水系统生物多样性状况的评估,它侧重的是生态系统总体评估需求中的一个方面。

© 2005 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Site by CaudillWeb